娱评:翻译翻译什么是惊喜片!

admin 41 2022-11-05

  今天,威尼斯电影节本要放映一部惊喜电影(惊喜片,surprise film),结果,提前到场等候的记者被告知,影片因技术问题无法放映,发布会也一并取消。官方解释是从北京运来的拷贝出了问题,字幕文件损坏,所以暂时无法放映,至于未来情况,所有人都不得而知。

  早先有消息说,蔡尚君的《人山人海》已经确定入围了竞赛。中间又有说遭遇审查问题,需要以港产片身份迂回处理。联想到当年某部著名禁片被电影审查委员会下的判决书,其原因就是技术不过关,据说“画面看不清,声音听不见”,判定其存在技术问题。现在惊喜片放映出事故,真可谓是一波三折。

  2004年,新官上任的马可穆勒放了好几把火,其中有一项就是设置了惊喜电影。惊喜电影不受报名规则等限制,在电影节开幕后,方才突然宣布。很多记者要到放映前一天晚上才知道影片名字,更有甚者,进了放映厅还不知道将会看到什么片子。在这个过程当中,官方不会透露消息,众多媒体们也都一无所知,即便是评委,他们也不例外,完全不知道。

  而在那一年,金基德《空房间》的出现简直是石破天惊,空前绝后。这般设置,就好似好莱坞大片里流行的安放彩蛋,于是到了后面几年,所有人都会在猜测,今年威尼斯的惊喜电影是哪部,小道消息总在四处传播。

  需要解释的是,惊喜电影和追加补入竞赛单元的片子不同,因此,杜琪峰的《夺命金》并不是惊喜电影,但2007年的《神坛》就是不折不扣的惊喜电影。比之戛纳柏林,每个电影节都有自己的宣布方式,比如柏林喜欢分成两三批次来宣布,中间隔上一个月或者半个月。戛纳会在公布完一次竞赛提名后,追加上几部片子。组委会在见面会上一般会有所保留,媒体也可以根据竞赛片总数来预测还会不会有追加余地。一直到影展开幕前,竞赛片都有可能增加,像2010年肯罗奇《最危险的路》,国内媒体有时候也会误认为它们是惊喜片。再不然还有《日照重庆》那样,由于竞赛单元片目较少,被破格从一种关注单元提升,给予竞赛资格。然而跟威尼斯对惊喜电影的做法处理相比,它们都称不上真正的惊喜,没有神秘色彩,只能说是入围途径有些意外。

  从2004年的《空房间》一直到2011年的这部惊喜电影,威尼斯的竞赛单元已经出现了八部惊喜片,如果算上地平线单元,那也有十来部。个人觉得,真正的惊喜片可能要做到以下条件,那才叫做真正的惊喜。

  一是导演名气不大,不受认可,没有被承认,或者说在宣布之前,世人对他了解很少,再不然就是导演这一年已经出过一部作品,所有人都觉得他没有新作了。一旦被给予惊喜电影的身份,那必然会惊喜印象大增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若蔡尚君《人山人海》真的是竞赛放映,那么他就拥有了足够的惊喜色彩。这种情况也就好比2004年的《空房间》、2009年的《罗拉》以及2010年的《夹边沟》。金基德在那阵子还名气不大,《空房间》是他走红国际影坛的开始。曼多萨刚拿下戛纳最佳导演,结果又很快出了新作,间隔也才3个月。至于王兵,所有人都以为他只是在拍纪录片,这部剧情片题材较为敏感,拍摄得非常低调,一经披露,确实也比较有爆炸效果。

  二是惊喜片最好能拿个奖,大奖最好。毕竟惊喜片再过硬,如果不能拿奖,很多人还是会遗忘它的惊喜身份。虽说没有一个绝对标准,但对于三大节,获奖名单上的电影一般是更容易被影迷记住,流传开来。这里头最好例子的就是2006年贾樟柯《三峡好人》,影片当仁不让,直接拿下了最佳影片金狮大奖,第六代导演迎来了其颠覆时刻。这一事件还发生在贾樟柯告别地下电影时代之后,同时《三峡好人》也成为了他创作上一个阶段的分水岭,所以意义相当重大。另一边,金基德也是很好案例。虽说他很早就凭借《漂流欲室》等片子入围了威尼斯,但在韩国国内,金基德一直不被认可,饱受歧视。再到2004年初,《撒玛利亚女孩》在柏林拿下银熊,他在国际上也未能一炮走红。结果借助《空房间》的放大效应,金基德算是完成了三连跳(《弓》在2005年入围了戛纳一种关注单元),但又迅速衰竭。

  由上面分析可以看出,有时候,惊喜电影不一定能做到惊喜效应。这跟导演身份有关,也跟作品质量有关。像2007年《神探》质量极好,令银河影迷和评论人士都大为叫好,然而,类型片在国际上始终难以有突破,杜琪峰也无法完全突围。再者,由于人格分裂题材关系的缘故,评委也不买账。那一年的风头,尽归于李安《色,戒》。2009年菲律宾导演曼多萨的《罗拉》,严格说来,影片质量和观看体验都比戛纳最佳导演的《基纳瑞》要强出许多,人情味十足,没有任何猎奇和招摇的意思。然而几年过去,它几乎快要被遗忘了。

  也有那么一些年份,威尼斯的惊喜电影让人有些哑然。其一便是2005年的《双面北野武》,抛开影片质量不谈(很多人开始发现北野武有些神经错乱),北野武一直是威尼斯的红人,作品多次入围,《花火》的金狮、《座头市》的最佳导演,入围很多,拿奖也不少。况且距离2003年的《座头市》也不过才两年而已,摆出这般神秘架势,结果众人一看,还是那张老脸,没了惊喜效果。

  2009年,赫尔佐格《儿子,你都干了什么》被宣布为第一部惊喜电影,由于竞赛单元里头本来就有他的一部《坏中尉》,所以一个导演在同一年的竞赛单元里能有两部片子入围,这等效率,确实有够惊喜的。但是,狂人赫尔佐格的经典杰作实在太多,这就造成了一种无奈事实,与之相比,《儿子,你都干了什么》这样的也不能说差到哪去,不过实在让人无法记住。

上一篇:娱乐是最通俗的诗意
下一篇:娱乐泛化引发的乱象如何解决 泛娱乐化是什么意思
相关文章

 发表评论

暂时没有评论,来抢沙发吧~